pevz0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《逍遙小地主》-第五百一十八章 如你所願熱推-avs2b

逍遙小地主
小說推薦逍遙小地主逍遥小地主
原本需要花费数日才能完成的谈判,在傅小官的一番威逼利诱之下,仅仅半个时辰就结束。
这令在座的所有人都极为惊讶,虞朝的官员们面面相觑,难以置信。
赔偿纹银一亿八千两!
夷国沃丰原以西划为虞朝领土!
这彻底颠覆了虞朝官员们的认知,在他们原本想来,割地这一项是没有的,至于赔偿,他们能够想到的最多就是两千万两银子。
要知道整个虞朝一年的税入,将粮帛绢麻乱七八糟全部折算成银子,也不会超过两千万两,单单赔款这一项,相当于傅小官直接为虞朝取得了九年税入。
何况那偌大的一片领地!
夷国的官员们早已呆若木鸡,脑子里只有一片空白。
狱使修罗 无情的神
这特么的谈的是个什么东西?
完全是丧权辱国之条例!
可太子殿下却应承了下来,这让夷国之颜面放在哪里?这回去之后如何向陛下交代?
边牧鱼靠在了椅子上,仰着头闭上了眼睛。
鄢良择此刻才感觉到一股深深的寒意,如此一来,归国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造反!
父皇对此肯定会勃然大怒,罢黜自己东宫之位这算是轻的,当着文武百官一剑将自己给砍了,这才是极有可能的事。
傅小官坐了回来,对身边的徐怀树笑道:“徐大人,起草条约吧,就叫……丁未赔款。”
徐怀树这才醒过神来,无比佩服的看了看傅小官,抑制着激动的心情,亲笔起草了这一份即将震惊天下的‘丁未赔款条约’。
傅小官一脸微笑,如春风般温暖,他看向了鄢良择,“鄢兄,莫要计一时之得失,失之东隅收之桑榆,你在虞朝所失去的东西,本官倒是有个法子让鄢兄去别的地方弥补回来,就是不知道鄢兄有没有这兴趣。”
鄢良择现在就是待宰之鱼肉,他的心里正在谋划着回国之后如何谋朝篡位,此刻忽然听见傅小官这么一说,他抬起头看向了傅小官,这王八犊子脑子里坏水极多,难不成又想挖个什么坑让自己跳下去?
到此时,他自然明白傅小官故意将自己一行晾了足足月余的目的——
他借着这拖延的时机向东部边军输送着红衣大炮,并让东边边军推进到了金阳关,给夷国带来了极大的压力。
星际机甲战歌
在这样的情况之下,夷国朝堂那一帮以丞相蒙池为首的软蛋定然会被吓得寝食难安,就必然催促着这议和之事。
蒙池显然是知道虞国这一计策的,在这种情形之下,谈判的结果自然对夷国不利,可对于蒙池而言,这就是他想要的——
越不利对他越有利!
太子倒台,二皇子鄢云山才有机会上位。
至于六皇子鄢晗煜……俗话说会叫的狗不咬人,鄢晗煜叫得厉害,鄢良择此刻并未将他放在眼里。
对于傅小官这个最简单的拖延之计,偏偏他鄢良择毫无办法,他明明知道谈判的结果一定会很糟糕,可他依然急切的想要谈判。
他拖不起!
再拖下去,夷国皇帝就没那耐心再等他回去了,自己花费了这么些年才笼络的重臣,只怕也会背盟败约,到那时候……黄花菜可真都凉了。
傅小官就用了这么一个简单的拖字,便令自己两头受压,这不是阴谋,这是令自己毫无办法的阳谋!
他想了许多,沉默了许久,才开口说道:“本宫不相信有好事你不去占却要让给我的。”
傅小官晒然一笑摇了摇头,“鄢兄,你还是不了解我呀。我这人胃口很小,知道吃多了会撑住。”
他身子往前一靠,双肘杵着桌子,双手支撑着下巴,砸吧着眼睛看着鄢良择,说道:“夷国和荒国也是邻居嘛……”
他垂下眼,看向了桌面的这张地图,一只手在这地图上点了点,“两国在西北方向领土接壤,不过一关所隔,这处关隘叫……高阙塞。”
“鄢兄啊,若我是你,就会在这处起兵入荒国。出高阙塞是荒国蓝旗部落领地,这地方的城镇并不多,荒人的城镇可没有我虞朝的城池坚固,若是拿下蓝旗领地,这可比小小的沃丰原大太多了。”
他顿了顿,将这地图推了过去,看着鄢良择又道:“这蓝旗领地之王,被荒国国君给宰了,原本属于蓝旗的十万骑兵,被拓跋风征用调去了荒庭,这个地方是空的,你若是不取……我只能说你真的不配当一国之君!”
鄢良择一听,眉间一蹙,将那地图取了过来仔细的看了看,然后递给了身边的边牧鱼。
边牧鱼同样仔细的看了看,心思儿转动了几十圈,荒国国君集权之事他们是知道的,但夷国与荒国之间有签订一份盟约,定下了暗度陈仓之策,只不过这策略是和曾经的荒国国师拓跋秋所拟定,而今拓跋秋死了,夷国又没打赢虞朝……
他转头看向了鄢良择,这盟约显然就毫无意义了。
若是真的出兵荒国,将蓝旗领地占领,这非但弥补了沃丰原之失,还多了更大的一片领土。而且在军事上面,夷国是被虞朝的红衣大炮打怕了,可荒国没有啊!
荒国的骑兵虽然厉害,可夷国的红翎军团也是擅长马上作战。
荒国一心想要南下出燕山关攻入虞朝北地,那么荒国遣往蓝旗的军队就不会太多,甚至如果虞朝出燕山关而与荒人一战,荒国还无法分兵,只能任由夷国白白的占领。
此策果然是上策!
于是边牧鱼点了点头。
其余夷国官员一听,这似乎极有道理,只是傅小官这厮将这等好事说出来,他究竟有没有什么阴谋?
思来想去,虞朝占领了沃丰原之后,也是需要修生养息的,而虞朝北部边军最多也就是能够守住燕山关,却无力北上,更没有可能来到夷国西北边境。
那一块肥肉傅小官只有看着,与其看着,不如让给夷国去吃掉,这对于虞朝而言也有好处,至少能够给荒人添堵。
这是一件两全其美之事,于是鄢良择作出了另一个决定:
“小官大人此策,本宫倒是可以考虑,要不虞夷两国再签署一份互不侵犯条约,如何?”
鄢良择生怕傅小官这厮背后捅刀子,可傅小官也担心本国之内乱,这当然是一拍即合之策。
“哈哈哈,既然鄢兄有此担忧,那本官就如你所愿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