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6fr5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我老婆是女學霸笔趣-第三百七十章 身爲小棉襖,不能坑爹熱推-2ybwu

我老婆是女學霸
小說推薦我老婆是女學霸我老婆是女学霸
下午,
柳云儿带着那份装订好的文件,来到了自己老师的家里,开门的是她的师母,也就是老胡的老伴。
“师母好。”柳云儿一脸平淡地说道。
“哎呦!”
“小云你怎么来了?”胡老师的老伴见到柳云儿,表情异常的激动,说道:“来来来…是不是来找你老师的?正好今天他就在…快点进来,不用换鞋子了。”
话音一落,
转头冲里屋喊道:“老头子!小云来了!”
【看书领红包】关注公..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!
片刻,
从书房里就窜出了一个老头,此刻的他脸上写满了激动与期待,而他的目光死死盯着柳云儿手上的那一份文件,同时散发着某种贪婪的光芒。
柳云儿坐在沙发上,默默地把手上的这份文件递给了坐在旁边单人沙发椅上的老胡,认真地说道:“胡老师…这就是你想要的那份文件,里面是流形方程组的全部解决过程。”
接过这份文件,老胡的双手都在颤抖,虽然他之前认为不太可能,可当文件递到了手中…那种希望的情绪就从内心最深处涌了上来。
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,这将意味着什么?一场改变世界数学格局的冲击,或许会从这份文件开始!
“嗯…”
老胡拿过这份文件,并没有第一时间翻阅,而是摸了摸其厚度,并不是很厚的样子,顿时内心产生了疑惑,偏阶猜想的核心问题只需要这么点的纸张就可以解决了?
这么点的纸张能够完美阐述?这怎么可能呢…除非里面的过程存在瑕疵。
此时,
柳云儿注意到了自己恩师,似乎对其厚度略微的产生了质疑,她也并没有想要反驳什么,首先她在这方面的了解甚少,其次…有些东西不需要去言语来争论。
就在这时,
老胡的老伴端着两杯水,满脸微笑地来到了云儿身边,然后把两杯水放在了茶几上,对云儿说道:“小云?什么时候和小林结婚?”
“…”
“我…我…”柳云儿一时间有点懵圈,这上来就问这种问题,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,随即吱吱呜呜地说道:“不…不知道,应该…应该是明年吧,明年…结婚。”
“明年?”
“那也快了…明年几月?”作为上了年纪的老胡媳妇,最喜欢就是打听这种事情。
“几月…”柳云儿没有想到师母会打破砂锅问到底,这她根本就没有准备好,而且又不好拒绝…毕竟是自己恩师的妻子,也就是自己的师母。
不过幸好这个时候,老胡打断了自己妻子刨根问底的询问,直接说道:“人家小辈的事情,你就少掺和…总是问东问西的,你不觉得烦,我都觉得烦,小云今天来是有要事,看到我手上这份文件了吗?”
“改变世界数学格局,就靠这一份文件了!”老胡没好气地说道。
“行行行!”
“你们师生就讨论科学吧,我这个老婆子不打扰了。”老胡的妻子走了,但言语中流露出一丝对自己丈夫的不满。
不过,
此时的老胡心思看不在自己老伴身上。
下一秒,
老胡直接翻开了手上的这份文件,然后引入眼帘的第一页内容,让老胡不禁发出惊讶,双眼渐渐地开始迷离起来,表情逐渐有些难以置信,此刻的老胡简直无法想象,自己究竟看到了什么。
吓人!
仅仅第一页的内容,就已经令人感到了窒息。
这天马行空般的想法…或许只存在于真正的天才脑海里,普通人是根本无法触及到的,就连想都不敢去设想…更别提把这些内容给实现了。
老胡自问自己能否做到?
做不到…
甚至连这个想法都不敢拥有。
此时在老胡眼前的内容,已经彻底颠覆了他对流形的看法,同时也对自己的无知感到了深深的后悔,之前还在质疑这位年轻人能否做到,结果对方就用这份文件,仅用第一页的内容,就狠狠被打了脸。
柳云儿看了一眼自己恩师的表情,不由眉宇间露出了些许的傲娇,想起一个小时前,他还在质疑自己的男人,结果现在却是如此的表情。
哼!
我的大笨蛋…可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!
谁敢质疑?
“胡老师?”
“有没有看出什么明显的错误?”柳云儿这是明知故问,她当然知道自己的恩师找不出错误。
“我…”
老胡听到自己学生的询问,老脸不由一红…苦涩地说道:“我可没有这个实力,去质疑你男人对流形方程组的解决过程,我的实力还没有到达这个程度。”
“哦…”柳云儿点点头,眉宇间的傲娇更加盛。
这时老胡又继续感慨道:“林帆…是我有史以来见过最厉害的天才,他的天赋实在太恐怖了。”
面对恩师的感慨,柳云儿心里很不是滋味,胡老师只是看到了林帆的天赋,却没有看到他为此所付出的努力,这一点让她非常不爽,随即说道:“胡老师…我不同意你这个说法!”
“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横空出世的天才,即便是林帆也不例外…或许他真的比普通人拥有一点点的天赋,可是在面对某些问题的时候,他所需要付出的努力,也是普通人无法想象的。”柳云儿严肃地说道。
“我身为他的女人,看着他不分昼夜在解决这个问题,累了直接趴在书桌上睡觉,睡醒了再起来继续计算,他为此所付出一切…让我非常心痛,但更加心痛的是…所谓的天赋居然盖过了他的努力。”
柳云儿说到这里,抿了抿自己的嘴唇,继续说道:“以前我也天真地认为,林帆是天才…拥有常人无法拥有的天赋,但是后来我发现自己错了,他真正的天赋是…能够忍受常人都无法忍受的辛苦。”
听到自己学生的话,老胡愣了一下…内心感到了一丝惭愧,的确他的双眼被林帆的天赋所蒙蔽,以至于看不到他背后的努力。
“你说得很对!”
“任何人都不应该去忽略别人的努力。”老胡苦笑道:“这一点…我的确要改!”
柳云儿没有说话,静静地坐在那里。
很快,
老胡看完了第一页的内容,他已经对自己能否从事数学研究领域,产生了深深的质疑…
“有…”
“有一点晦涩难懂。”老胡抬起头无奈地看向了柳云儿:“那个…小云,我觉得这份文件内容,我需要和数学系的周教授跟吴教授,一起坐下来研究一下才行,如果可以…我希望林帆也能在场,为我们解释一下其中的某些内容。”
什么?!
还…还要让林帆在场?
他去了还能回来吗?
柳云儿心里一万个不同意,数学系对于她来言…就是龙潭虎穴,林帆这么肥美的一只小白羊,走进数学系…肯定就出不来了。
“不行!”
“我不同意!”柳云儿黑着脸说道:“你们肯定不会放过他的!”
“…”
“如果没有他在场,我们可能对有些内容,根本就无法弄懂其真正的意思。”老胡认真地说道:“小云…现在这个时候不是任性的时候,你要顾全大局才行。”
“胡老师!”
“你们数学领域的大局,跟我一个搞物理的有什么关系?”柳云儿略带一丝恼怒地说道:“我把林帆送到你们数学系,然后他就不回来了,我又不是什么傻子,再说了…数学领域有我一个非常讨厌的人在。”
面对如此强硬的柳云儿,老胡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,沉思了许久…立马开口道:“稍等!”
话落,
直接大步走向了书房,没过多久…老胡拿着一个陶瓷碗回到了客厅。
“见过了吧?”
“我故意留了最后一个,打算自己收藏的…现在就送给你吧。”老胡把这一只陶瓷碗,直接递到了柳云儿面前,笑着说道:“赶紧接着。”
“我…”
“胡老师…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柳云儿很无语,本来是好好的学术交流,结果最终却变成了大型腐败现场。
“我知道!”
“这是我以个人名义送给你的。”老胡严肃地说道:“和林帆到我们数学系进行交流,没有任何的关系,你千万别对此有什么想法。”
蘇 行樂
这…
这还没有关系吗?
都已经明示了好不好!
柳云儿现在进退两难,她万万没有想到胡老师直接亮出了大杀招。

半小时后,
老胡送柳云儿到了她停车的地方。
“路上当心一点。”老胡笑呵呵地说道。
“嗯…”
“胡老师你快上去吧。”柳云儿认真地道。
“好好好…”
“那老师我就送你到这里了。”老胡点点头,然后照着原路返回了。
直到老胡消失在视野中,柳云儿这才拿起手中的陶瓷碗,脸色写满了无奈,实在是盛情难却呀。
此时,
看着眼前的这只碗,柳云儿心里很清楚它在老爸心中的地位究竟有多少高,老爸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要把它收到自己的囊中,之前林帆的那两只碗卖了一百万,那么最后一只碗,起步价就是一百万。
不不不!
怎么能要老爸的钱,作为小寿…小棉袄,不应该直接送给老爸吗?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