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8uj好看的都市言情 太平客棧 ptt-第二十五章 七寶菩提熱推-8n4n0

太平客棧
小說推薦太平客棧太平客栈
黑衣僧人举起手中的“七宝菩提”,朝着秦素当头打下。若是这一下打实了,非要将秦素打得重伤不可。不过秦素身怀“漏尽通”,刹那之间心中生出警觉,于千钧一发之际躲过了这一杖。
紧接着,秦素已经取出了“三宝如意”,转身望向出手偷袭的黑衣僧人,喝问道:“你是何人?”
黑衣僧人并不言语,再度举着“七宝菩提”朝秦素打来。
秦素以“三宝如意”格挡,两者相交,绽放出无数七色霞光。
秦素略感诧异,黑衣僧人的这一击看起来气势汹汹,实则力道寻常,秦素格挡起来并不感觉如何吃力。
黑衣僧人却是倍感震惊,他方才一击的力道只是寻常,关键不在于他本人,而在于他手中的“七宝菩提”,此物之所以是仙物,除了坚固无比之外,还可以生出七彩神光,这神光几乎是无物不破,无物不收,寻常宝物,只要被这神光一照,就会被立刻收走,半仙物也不例外,唯有仙物才能例外。此物与“度世佛光”一般,尽显佛门的霸道。
在黑衣僧人想来,他手持“七宝菩提”,就算奈何不得李玄都的“阴阳仙衣”,对付秦素还是手到擒来,如何能想得到秦素手中竟然也有一件仙物,虽说“三宝如意”的主要功用是开启昆仑洞天,但不管怎么说,仙物就是仙物,不受其他仙物的影响,就好比李玄都进入儒门仙物所创造的小千世界时,“阴阳仙衣”仍旧能发挥作用,显化于小世界的秦素身上。
这也怪不得黑衣僧人,“三宝如意”本是陆吾神之物,一直存放在“玄都紫府”之中,出世至今也就不到一月的时间,自然少有人知,而且真言宗之人未曾参与“玉虚斗剑”,虽然听闻秦素胜过了上官莞,却不知道秦素手中竟然持有一件仙物。
黑衣僧人一击无功,心中惊讶非常,再度激发手中“七宝菩提”的七色神光,结果被秦素以手中“三宝如意”轻易打散,朝着黑衣僧人反攻过来。
黑衣僧人见势不妙,不敢再激发七色神光,挡下秦素的一击之后,迅速后掠,同时催动秘法,体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,他手中的“七宝菩提”开始发芽、开花、结果,在他身周出现了七颗菩提子。这七颗菩提子结成一方阵势,将秦素笼罩其中,然后生出诸般变化,每一颗菩提子对应一色神光、一种宝物,七颗菩提子便是七色神光、七种宝物,神光交织,仿佛一道道锁链纵横交错,困住了秦素。
秦素所学之博杂仅次于李玄都,抛开还未修成的十卷天书不谈,以“太平青领经”、“太上忘情经”、“逍遥六虚劫”为最,秦素以“太平青领经”为根本,分别化用“太上忘情经”和“逍遥六虚劫”,使自己进入天算状态的同时,在手中的“三宝如意”上显化六劫之力,分别挡下七颗菩提子上生出的神光。这六劫之力与七色神光略有相似,七色神光是无物不收,而六劫之力是无物不消,两者相遇,结果便是一起消散于无形之中。
黑衣僧人趁此时机将手中的“七宝菩提”丢向法空,然后双手大拇指压住住四个指头的最末端,三、四、五指压下,二个指头略微弯曲,扣在大拇指的弯曲处,左手平行的放在腰部,然后又以瑜伽密乘,身形扭曲成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,分别按在自己的小腹处的下丹田和胸口的中丹田上。
刹那之间,铺天盖地的黑气凭空生出,不过片刻功夫,黑气已经变为一道气柱直通苍穹。
待到黑色气柱散去,在僧人身前出现了一尊身体呈青黑色的法相,面生三目,脖生鬃毛,头戴五面骷髅冠,项挂头骨念珠,左手托骷髅碗,碗内盛满人血,右手拿月形刀。
此乃大黑天神,又名大暗黑天,乃是西域佛门诸多护法神之首。这尊大黑天神法相现世之后,方圆数十丈内顿时黑暗一片,浓郁到近乎实质,让人仿佛置身于粘稠的水中,行动不便,并生出一股窒息之感。
大黑天神法相圆睁三目,刹时间又在这片黑暗中生出无数只眼睛,影影绰绰,一起死死盯着秦素,同时再泼洒出碗中人血,顿时在黑暗中生出深沉寂灭之感,湮灭一切声色佛法。
进入天算状态的秦素没有丝毫的畏惧,以“逍遥六虚劫”灭去最后一颗菩提子之后,手中的“三宝如意”上生出刀芒,刀芒填充了如意的不规则外形,使其化作长刀形状,秦素直接挥刀斩向这尊大黑天神。
黑衣僧人的瞳孔骤然紧缩。他同样是三世苦修,灵觉惊人,勘破一群虚妄外相,可以清晰感受到这一“刀”的可怖之处,四周的元气空间,似乎都开始随之碎裂扭曲。
下一刻,秦素这一刀横跨空间,撕裂开黑暗,斩破那些影影绰绰的眼眸,最终落在巨大的大黑天神法相之上。
这一幕看起来略有滑稽,就像一根细针划过一个成年人的身体。但大黑天神法相上却出现了无数深深裂痕。然后裂痕迅速蔓延,如同一张不断编织的蛛网,从落刀之处蔓延至整个法相。
秦素继续持刀而起,踩踏在法相的身上,使得法相轰然震颤。只见她步步登高,几步之间已经来到大黑天神法相的头顶。
一刀再落,大黑天神法相的所有裂纹连成一片,轰然破碎。
黑衣僧人的脸色骤然苍白,神情大骇,刚想要开口说些什么,但是刀光一闪而过,带起了他的头颅。
另一边,法空得了黑衣僧人丢过来的“七宝菩提”之后,不但解开了李玄都施加在他身上的禁制,而且还恢复了部分伤势。
他刚想与黑衣僧人一起围攻秦素,就看到了秦素一刀斩却黑衣僧人头颅的一幕。只见得三颗舍利凌空飞起,法空催动手中的“七宝菩提”,以七色神光将三颗舍利收起。只要三颗舍利还在,虽然无法转世,但可以通过灌顶之法造就一位新的天人境高手,对于真言宗来说,不算太大的损失。
就在此时,法空身上的袈裟出现了一阵毫无征兆的飘拂,好似大风吹过。
法空转头望去,一幕场景让这位真言宗老祖感到一阵心惊肉跳。
那尊顶天立地的大日如来轰然倒塌,无数火焰逸散,使得天幕上出现了一片绚烂的火烧云异象,还有无数“火星”落地,好似火雨阵阵,落地之后,又燃烧起熊熊火焰,好在此地没有人烟,不至于伤及无辜。
身形好似肉山的僧人被李玄都一掌按住额头,一路后退,最终撞入一座山峰之上。
末日 轮 盘
山峰轰然震动,烟尘升腾,石落如雨。
另外三位僧人,也都好不到哪里。高瘦僧人被被断去了一臂,伤口处不见血色,而是漆黑似焦炭一般,这是被李玄都的阴火之剑斩断,在被斩断的一瞬间,阴火就已经伤口彻底烧焦,断绝了一切断臂再接的可能。面貌清秀的年轻僧人被李玄都在胸口位置印了一掌, 留下了一个掌纹都清晰可见的漆黑掌印,同时“鬼咒”入体,虽然他修炼的是至阳功法,但无奈李玄都的境界高出他太多,脸上已经显出黑气,掌印周围更是生出白色寒霜。至于男身女相的僧人,脸色苍白,双目已盲,七窍流血,显然是受了极重的内伤。
四人毕竟不是真正的天人造化境高手,对上李玄都的这个真正的长生地仙,虽然有一战之力,但无取胜之机。能拖延李玄都如此长的时间,已经是难能可贵。
法空极目望去,看到一道身影出现在远处山峰之上,毫发无伤,正是重伤了自己的清平先生李玄都。反观那胖大僧人,勉强破开山石,已经浑身浴血,看不出来本来模样。
这就是长生地仙的威势吗?当真不能小觑,也难怪道门能在玉虚斗剑上强压儒门一头。
法空心知仅凭自己五人想要把李玄都怎样,或者是设伏围杀,是万不可能之事,他们也不敢把秦素如何,毕竟秦素身后还牵涉到了秦清,秦清对于这个女儿的宠爱是天下皆知,他们只是想要抗拒道门一统,不是想要覆灭道门,自然也不想同时面对两位长生地仙。所以这五人是来相救法空的,而不是杀人的,现在的关键是如何撤走。
法空看了秦素一眼,激发出一道“度世佛光”,不求建功,只求拖延秦素一二,然后身形一掠,与另外四位僧人汇合。
五人汇聚一处之后,法空运转手中的“七宝菩提”,只见五人脚下出现了一座巨大莲台,缓缓旋转,便要挪移离开。
李玄都任由法空施为,一挥大袖,天空忽然风云变色,然后大雨倾盆,雨水浇灌到火焰肆虐之地,顿时一大片白色蒸汽升腾,以此防止大火蔓延,殃及无辜百姓。
天人境只是借势于天地,长生境界被天地排斥,已经很难借势,所以李玄都此举是强行造势,相差不可以道理计。
法空毕竟修佛多年,眼见这一幕,心中不由惭愧,暗叹这位清平先生的心胸格局之大,当真是常怀慈悲之心,反倒是他们这些始作俑者,真是远远不如了。
话虽如此,法空也不敢感情用事,还是全力催动手中“七宝菩提”,五人随着脚下莲台一起消失不见。